一个Alpha
三纸无驴

【守望先锋/麦源】Take me away 2


文风精分 很谐233
ooc预警

第二章

“不,不要,我不女装。”源氏僵硬地牵起嘴角。

“这是传统,请您务必服从。”仕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开始解他的衬衫。

“啊啊别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源氏穿着白无垢,脸上有好几个仕女拿着粉扑和小刷子涂涂抹抹,脸白得像堵墙,还有一个大红唇,内心大写的身无可恋。

好在父亲与半藏都没有来,不然真是,丢脸丢到太平洋。

他到了美国先见过新郎一面,在看到的那一瞬间源氏就已经在想怎么出轨了。真是——又老又丑,像个干瘪的橘子,看上去就精于权术,信息素难以分辨,是一种奇怪的臭味。

啊,为什么我要和这种人来上一发?那些小说或着漫画里,这种剧情不都应该配一个惨绝人寰的帅哥?

——————————————————

雅乐四起,在斋主的带领下,源氏和那个男人磨磨蹭蹭地进入了神社本殿。源氏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人,但在这庄重的仪式下还是有一些难言的伤感。在他没有注意的角落里,几个人影匆匆一闪而过。

所有宾客按照主次入座,斋主在神明面前宣礼并祝贺词,一切按部就班。源氏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看到和他面对面坐的新郎朝他挤挤眼睛,露出个猥琐的笑容。

他还没来得及反胃,尖锐的爆鸣声倏地划裂空气,鲜血瞬间从太阳穴飙出,血腥味弥散在空气中,那个人嘴边的微笑还没淡下去,就缓缓歪倒在一边。

源氏脑内一片空白,本能卧倒在地,一撩角隐,把自己穿衣时贴身藏的爱刀拿出来,躲在一个隐蔽的小台子后。

他很快从状况外回过神来。事发太突然,作为技艺高超的忍者,隐去气息躲在暗处是基本功。虽然他是新娘,但并没有人想到要保护他,这也为他提供了便利。

一群人冲进来砸场子,与新郎家族的保镖展开混战。他毕竟出生于黑道家族,对此也见怪不怪,手里剑“刷刷”从暗处拐着弯儿射出,帮助清扫那些保镖,忽然福至心灵。

他不用和那个丑A上床了!不用了!!!他甚至可以趁乱逃婚,隐姓埋名,下乡种田,或者上天,随便怎样。

源氏高兴的心砰砰直跳。

场面非常混乱,两边人手旗鼓相当。一个倒霉蛋被大力掼到台子旁边,刚睁开眼就看到源氏在台子后面悄悄地偷人家屁股,枪还没举起来,源氏肋差出鞘对着脖子就是一抹。

血溅三尺染红了白无垢,脸上也沾了一道,源氏不甚在意,内心暗爽,轻蔑地笑笑:“差太远了。”

源氏本打算等人都没了后自己偷偷溜走,但又想到人生地不熟,不如胁迫一个本地人带他逃得远远的。

在一片混乱中,源氏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一个牛仔,围着个红围脖,一把左轮在手里转来转去,特立独行。他是后来加入的,是他的出现使胜利的天平开始倾斜。

他是一个神枪手,枪法又快又准,在源氏的手里剑射中之前先抢了他的人头。源氏莫名不爽,像是打游戏有人抢了他的最佳,两个人像是较劲一样比是镖快还是子弹快,最终殿内只有寥寥几人。

正午的阳光在屋外倾泻而下,像是一道道细细的光刃有着灼人的力度。牛仔逆光而立,折射进屋内的阳光给他有着小小胡茬的下巴和麦色皮肤上擦上明亮的色块。

牛仔一提帽檐,露出一张年轻而英俊面庞,手指扣下扳机。

“It's high noon.”

啊,一个惨绝人寰的帅哥。

所有人应声倒地,麦克雷吹了吹枪口的硝烟,微笑着往源氏的方向看了一眼。

源氏悚然一惊,他还沉浸在牛仔神乎其技地一击中,飞快地缩了回去。牛仔慢慢踱过去,马靴避开地上杂乱的尸体:“放心,小美人,我不杀你。”

源氏心里的算盘听到这句话后彻底定了下来。

——————————————————

麦克雷一开始就觉得这架打得有问题,对面的敌人在他开枪前就痛叫着倒地,时不时能看见黑乎乎的残影。他对这场婚礼有所耳闻,可以确定这样精湛的暗杀手法出自那位日本来的新娘。

打趴那几个喽啰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他私心选择了最装逼的那一种。他对那个omega新娘有点兴趣,在看到真容的达到顶峰。

纯洁无暇的白无垢上染上了大片血污,衬得肤色雪白,嘴唇如樱桃泛着水光,眼角两抹朱红勾人而不自知,面颊上一道飞溅的血迹划破了整体美感,双眼却澄澈好似一只乖巧的小兔。

兔子蹭的一下站起来,一把抓住他的手,飞快地冒了句日语。

麦克雷不动声色地享受着对方淡淡的信息素的甜味,尴尬地笑笑然后摇头。

对方沉默了一小会儿,别别扭扭地挤了句日本口音浓重的英文:“T……Take me away.”

带我走吧。

——————————————————

多年后麦克雷觉得初见的源氏完全就是欺诈。哪里乖巧,哪里是什么小兔子。

源氏靠在他怀里笑到肚子痛:“还不是骗了你一辈子。”

tbc

之后杰西把源氏带回了家233两人要同居惹233

评论(13)
热度(181)
  1. 大号马甲被揭了让我自杀 转载了此文字
    妙,妙啊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