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lpha
三纸无驴

【守望先锋/麦源】Take me away 4


除了苏源什么都不会
写的什么玩意好羞耻orz

第四章

今天晚上是源氏第一次工作的日子。麦克雷神经质般不停地切换着电视频道,实在担心不下决定去探班。

简直像个老妈子一样。麦克雷能想象莱耶斯揶揄的眼神。

他从后门偷偷溜进去,然后惊呆了。

“这破店还能有这么多人?”麦克雷不可思议地问艾米莉,顺便点了一杯啤酒,“源氏呢?”

艾米莉没说话,勾起嘴角指指人群中央。

麦克雷转头,瞬间目瞪口呆。远远地,源氏像张纸片一样夹在女人堆里,各种浓妆艳抹的女人往他身上靠,大半裸露的乳【】房挤压着他的手臂和躯体,涂着艳丽指甲油的手指点上他的胸膛,眼神仿佛狩猎一般。

“几乎全镇的女人都疯了。”莫里森笑嘻嘻地坐到他旁边,“你看那些阔太太们,都快把他吃了。”

麦克雷从来没有那么后悔过,一会儿一定要向源氏道歉:“你们开的是酒吧还是牛郎店?干脆让他去跳钢管舞得了。”

“好主意。”莱耶斯向来乐于看麦克雷不爽。

麦克雷气绝:“他是保镖!保镖!你不知道什么是保镖吗?”

“那个小家伙很称职。”莫里森诚恳而同情地看着麦克雷,“刚刚有个醉鬼Alpha妄图调戏他,差点被拗断手,真是毫不留情。”

“可是——”麦克雷的语言很苍白。

“你急什么,又不是你的omega。”艾米莉坏笑着精准地往麦克雷心上狙了一枪。

——————————————————

莱耶斯终于大发慈悲让源氏休息一会儿,一方面是酒吧的男客们怨念的气息太过浓重,另一方面麦克雷时不时回头像块望夫石一样真是让人受不了。

源氏像是解放一般从人群中逃出来奔到麦克雷面前,嘴角好大一个口红印子。“我以前,嗯,是个花花公子。”源氏觉得非常羞耻,“但是这里的女人也太过热情——”

麦克雷没听进源氏的话。他的打扮太让人惊艳了。

亚光黑的衬衫显得他整个人格外欣长挺拔,笔直地勾勒出挺拔的肩线,衬衫下摆一丝不苟地塞在西裤中,流畅的腰线顺势绵延。领口解开了两颗扣子,黑色的布料衬得他那一小块裸露的肌肤非常白皙,锁骨若影若现,让人从心底涌升出一种欲望——双手探入衣内,破开衣服,掌住胸膛、肋骨、直至腰间,宛若掌着他灵魂的舵。

他的脸时隐时现在昏暗摇摆的镭射灯下,头发上了发胶全都梳到脑后,光洁饱满的额头平添一份成熟男人的魅力,连那分叉的眉毛也自带挑逗与风情,真是该死的性感。

源氏注射了抑制剂隐去自己的味道,身上各种混杂的信息素和脂粉香水味儿,看上去真是累的够呛:“从来都只有姑娘伺候我,现在我伺候她们,唉……”

麦克雷回过神,愧疚得不行:“我以为莱耶斯……我很抱歉。”

源氏摆摆手表示没事,冲他无奈地笑笑:“小费很多,如果她们不往我裤缝塞就好了。”

麦克雷很质疑源氏以前是否真如他所说嚣张跋扈。他现在彬彬有礼,对任何人都开朗热情,还这么会讨女人喜欢,哪里有什么少爷做派。从云端跌落后他几乎很快地改变并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从大手大脚花钱到现在这样卑微地斤斤计较。

可能是日本人的礼貌加上初来乍到使然,源氏似乎太客气了。他与每个人交好,但没有人能和他交心,老妈子麦克雷也不行。他似乎把自己封印了,人生剧烈的成长痛不让任何人知道。

可能他以前那样只是为了反抗他的家庭博关注,就像麦克雷热衷于得罪莱耶斯一样。

——————————————————

麦克雷和源氏规定过家务分摊,于是一个大好的晴天麦克雷大爷般悠闲地看着源氏像个小媳妇一样忙来忙去。

他和源氏都不会做饭,又都受不了天天外卖,只好慢慢点亮新技能树。麦克雷窝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了两眼菜谱,眼神就飘忽到另一个人身上。

源氏在晒衣服。清风吹拂着源氏的头发,把他的T恤撩起一个小角,露出美好的腰线,信息素淡淡的在空气中飘浮。各种衣服——他的或是源氏的,在风中摇曳,而源氏抱着洗衣篮,踮着脚一件件挂上去,柔和的阳光普洒在他身上,仿佛一个天然的滤镜。

麦克雷心中暖暖胀胀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袭上他的心头。独立自由的牛仔从来没有想过这间公寓里会有另一个生命的呼吸,也没想过自己会有一个稳定的伴侣,这种感觉意外不错。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麦克雷被自己的感性和少女吓到了,但这些细碎的日常逐渐拼成一幅镜子,明晃晃地折射出自己一直以来压抑的感情。

也许他真想和源氏过一辈子。

——————————————————

麦克雷的职业比较危险,赏金猎人。他喜欢行侠仗义,毕竟正义可不会伸张自己,但难免搞出一些事情。

他正被提着领子,提着他的男人和他上个任务目标一个帮派,嘴里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我只是来喝一杯酒顺便看看源氏而已。麦克雷觉得自己太背了。莱耶斯“哼”了一声就走了,艾米莉也忙着和某个黄屁股发信息。

啊,冷血动物。只有他可爱的小源氏正担忧地看着他。

麦克雷抬起眼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往他脸上吐了一个烟圈。男人彻底被激怒了,一拳揍上来,麦克雷枪还没来得及拔一个手里剑就精确地命中那个男人的手。

男人痛得嗷嗷直叫矮下身去。“要打出去打,要么,和我打。”源氏一把拽起他的领子。

男人恼羞成怒得都快沸了,做了个手势。麦克雷直觉不妙让源氏赶快松手,然而来不及了。

全酒馆几乎都是这个帮派的人,通通站起身,无数把椅子拖得地面滋啦滋啦的响。

完了。麦克雷飞快地把脸色发虚强行逞强的源氏拉出酒馆,身后传来男人的咆哮:“别让他们跑了!”

阵阵枪声传来,源氏如梦初醒,像一支利箭般“嗖”的窜出去,裹挟着一阵风把麦克雷的头发都吹乱了。麦克雷傻了,呆滞地跟上,很快两个人就差了一条街。

“你倒是跑快点啊?”源氏不得不停在路口,恨铁不成钢地冲麦克雷大叫。

麦克雷尴尬极了。他从小骑马,关于跑步一直不太擅长,因此也有“柯基”等外号。他腿不短,但是就是跑不快,没少被莱耶斯嘲讽。

“腿白长了?”他好容易赶到源氏身边,果不其然收到一句嘲讽。源氏一把攥住他汗津津的手,麦克雷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带着他往前冲。

妈的,要脱臼了。风在麦克雷脸上胡乱地拍。

很不巧的,源氏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发现是死胡同后已经来不及了。

源氏内心毫无波动,没事人一样放开麦克雷,“蹭蹭蹭”几下站到了墙檐上。

麦克雷又傻了。他看了好久也没看到有什么可以借力的垫脚石,然而源氏确实爬上去了。

源氏也傻了。他忘了爬墙是他的独门秘籍,他可以带人跑但没办法带人翻墙。

他和麦克雷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然而混混们已经像潮水一样涌来,挡住他们所有去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脑袋。

麦克雷一句“别管我你快逃”的英雄救美台词还没出口,源氏从墙头一跳,背后的武士刀出鞘,利刃划过晴空。

“竜人の剣を喰え!!!”

巨大的龙神呼啸着穿巷而过,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震耳的咆哮,一路火花带闪电,灼灼光芒把整个天空都照得亮堂堂。源氏倏地跳到他跟前,绿光充斥在他周遭似有结界,他仿佛腾云驾雾身处世界中心。

短暂的几秒过后龙神消失在空中,混混们一个个缓缓倒下。

“不过是些人类。”源氏嘲笑着勾起一边嘴角,“怎么样?这可是龙神之力。”

麦克雷木木地点头:“闪瞎我了。”

tbc

评论(16)
热度(15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