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Alpha
三纸无驴

【守望先锋/麦源】Take me away 5

非常小言非常ooc

第五章

麦克雷这几天非常反常。他几乎安安静静地呆在房间里整整一天,这可不像闲不住的牛仔。他的烟瘾也愈演愈烈,信息素很不稳定。但源氏问起来,他又说没事。源氏只好相信麦克雷能够解决。

 

夏天总是有着台风的身影,今年格外强力,政府发出不要出门的预警。莱耶斯给源氏放了假,让他不用在风雨交加的夜里奔波。

 

源氏看了眼窗外泛黄的天色,这是暴风雨来袭的前兆。放假时在晚上他会和麦克雷一起看看电视节目打发时间。源氏总是不好好坐,在沙发上蹲好,抱着一卷毯子。

 

麦克雷也出来了,看上去非常疲惫。他身上有酒味,直接坐到源氏身边。

 

“你喝酒了?”源氏一脸不可思议。

 

“我没醉。”麦克雷露出撩妹时的标准笑容,“只喝了一点。”他揽住源氏的肩膀,大腿贴着大腿,皮肤非常烫。

 

没醉?没醉会干出这种事?碍于性别,麦克雷从不对源氏有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

 

源氏也不怎么介意,他还挺安心的。大雨倾盆洗刷整座城市,劈劈啪啪的砸碎在地面上,电视里传来脱口秀主持人的嬉笑怒骂,源氏恍恍惚惚觉得这就是家了。他很宁静,在岛田家从来没有感受过。花村承载着他很多记忆,却也无法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一声巨雷劈得源氏耳朵都要聋了。“你怕打雷?”麦克雷在他耳边问,带着温热的气音,源氏敏感耳朵立刻就红了。太近了,源氏受不了直把麦克雷往一边推:“谁怕?两个大男人怕打雷?”

 

第二声雷轰然而至,两个人确实都不怕,然而电视怕了,画面上雪花一片。

 

源氏和麦克雷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麦克雷踢踢源氏。

 

“你去看看。”

 

“不,你去。”

 

“甜心,还是你去吧。”

 

源氏只得起身,他从没在脸皮上赢过麦克雷。“电视好像只是信号受损,倒是没有坏掉。”他摸了摸电视机笨重的机箱,“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没有换液晶?”

 

“我很少看电视。”麦克雷认真地看着源氏慢慢地说,“都是和你一起看的。”

 

麦克雷今天真的不正常,连带着自己也不正常。麦克雷的目光让源氏一阵窘,脸热得不行。

 

没电视打发时间源氏也不知道干什么好,麦克雷先开口了:“聊会儿天吧,讲讲你的过去。”

 

源氏盯着地板没有说话。“作为交换,我也说我的。”麦克雷把毯子扯了一半过来盖着。

 

“我是孤儿,也不知道为什么被遗弃,一直呆在孤儿院。我从小就很喜欢牛仔,

几部牛仔电影可以来回看好几遍,一直想一个人一匹马出去闯荡天下。”麦克雷伏身点了根烟咬在嘴里。

 

“因为这个梦想和中二病作祟,我离开孤儿院加入了死局帮,呃,就是一个黑帮。在那里我进入了真正的成人社会,学会了握枪杀人,也学会了金钱性爱女人,除了毒品其他黑暗面几乎都有沾,我觉得我的人生也就如此了,直到我遇到了莱耶斯。”麦克雷吸了口烟,眼里映着香烟转瞬即逝的火光,“他看中我的脑子与枪法,让我加入他的组织,你也许知道,守望先锋,同时收养了我。”

 

“守望先锋?那可都是英雄。”

 

“嗯,我在那里很快找到了归属感,他们教了我很多东西。然后守望先锋分裂了,我去了暗影守望,接着”

 

“那场爆炸……?”

 

“是的,那次事故让我一无所有,我的家人,我所珍视和守护的东西都分崩离析。我只好又一个人上路,去自己伸张正义。后来才发现那些老伙计都没死,真是欺骗感情。现在守望先锋还没有重新集合,但都在各自搜找证据的途中,舆论也渐渐开始洗白。”

 

源氏听得认真投入,心里泛着淡淡苦涩。对方也就比自己大三岁,却经历了这

么多的分离与孤单,相比起来他觉得自己要幸福的多。

 

“不用担心我。”麦克雷带着浅浅的笑意,“该你了,不要耍赖。”

 

“……我是岛田家的第二个儿子,我哥哥叫岛田半藏,大我三岁。他被作为家族继承人来培养,总是很老成,老是训我,但也只有他是真正对我好的。我很不喜欢岛田家族的肮脏交易,无意接手家族,但又掌握着很多信息,加上出乎意料的性别分化,就被长老们当作眼中钉。”

 

源氏没什么表情的说着,忽然感受到热度,麦克雷握住了他的手。

 

“实在不喜欢家族的气氛,我就沉迷于游戏机厅夜不归宿,再大一点,就去花街找女人玩,那个时候唯一没有放弃的是忍术和剑道。半藏和那些虚伪的大人们越来越像,我很不爽,刻意激怒让他一次又一次失望。我一直想要出岛田城,也想带上哥哥,但他不乐意。”

 

麦克雷的手心很暖,信息素柔和地包裹着源氏,那些冰冷的事也不那么冰冷了。

 

“性别分化后我简直想跳楼,在看了心理医生后慢慢接受了,然后为了获得自由,我就作为筹码嫁过来了。”

 

源氏回握了一下麦克雷的掌心:“谢谢你听我讲这些。”

 

“不要道谢!”麦克雷立刻就生气了,然后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你太客套了,不要把我推得那么远。我已经把你邀请进了我的生命,也让我走进你的心吧。”

 

非常直白的撩妹常用套路,源氏内心却一阵一阵地泛潮。他眨眨眼,压抑那些快要翻滚而出的湿润。麦克雷就像他第一次见到的那样,是正午的阳光,可以融化一些堤防。

 

雨停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水汽的味道,水珠从叶片上一滴滴滑落。

 

“今晚月色真好。”源氏看着窗外无星无月的天空,轻轻呢喃着。

 

“你发烧了?”麦克雷突然凑上来和他额头相抵,吓他一跳。

 

愚蠢的美国人。源氏无奈地笑了,心里像嚼碎一块黑巧克力。

 

他决定以后给对方普及这句话的故事,然而麦克雷彻底失踪了。

 

——————————————————

 

麦克雷是三天后回来,带着一身尘土与干涸的血迹,还有许多大小不一的伤口。源氏酝酿许久的骂人话还没发作,他便跌跌撞撞地撞进他的怀里,手臂紧紧地攀住源氏的后背,贪婪而安心地索取着他身上的信息素。

 

源氏骂不出来了。他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摘掉牛仔的帽子轻轻地摸摸麦克雷的头发,叹了口气去找医药箱。

 

“理由?”源氏没好气地给麦克里包扎,他还没有原谅对方。

 

充电一样补充好了源氏力量的麦克雷恢复了一点精神,咂摸着嘴思考一个委婉的说法:“一个普通的任务而已……痛痛痛痛!”

 

源氏放下他的淤青,气急败坏:“你当我不知道?”

 

源氏还记得第一天他没等到麦克雷,这很寻常,但是第二天日上三竿也没有他的身影。源氏没办法睡觉,睡不着,一闭眼脑子里就是对方的脸。他快气死了,气自己魂不守舍娘兮兮的,一脸潦倒落魄。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在意过一个人,他想念麦克雷的脸,想念麦克雷的味道,甚至想念对方的欠揍。

 

他去问莱耶斯,请求麦克雷朋友的帮助,在酒馆打听消息,才知道麦克雷是去帮他擦屁股——那个阴魂不散的和岛田联姻的家族。也许正因为如此前几天麦克雷才那么反常,他一直在准备这个棘手的任务。

 

“和我有关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一个人去?嗯?”源氏不是没想过去找麦克雷,可线索实在有限,这种无力感也让他很生气。

 

麦克雷一看源氏知晓一切的样子就蔫了。他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他就是不想让源氏受伤,哪怕这不太尊重对方。他慢慢脑补着源氏找他的样子,忽然福至心灵:“亲爱的,你是在担心我?想我了?”

 

源氏浑身一僵,没回答,不自在地处理手上的伤口。麦克雷和他靠得非常近,糯米的淡淡甜味儿充斥着鼻腔,他能看到阳光下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反光到近乎银翼般的睫毛,以及那张淡色的、姣好的嘴唇。

 

闭上眼的前一秒他看到源氏惊讶地睁大眼睛。四瓣嘴唇错着一点角度相贴,麦克雷的鼻尖抵上对方柔软的面颊,两个人的气味瞬间发芽抽枝般浓郁。

 

短暂的几秒却漫长无比。麦克雷没敢伸舌头,乖乖地撤开一小点距离,额头相抵,悄悄看着源氏,像强行装老司机的初恋小男生,内心犹如擂鼓:“怎样?”

 

源氏低垂着眼不作声,抿抿自己的嘴唇,随后干净而灿烂地笑了,双眼弯弯像盛着万千星光:“比我尝过的任何樱花水信玄饼都要好。”

 

tbc


评论(13)
热度(122)

©  | Powered by LOFTER